湖南新晃一中原操场由90万追加到140万舅舅和外甥

更新时间:2019-09-09

  湖南新晃一中操场埋尸案,案情已经清楚,以杜少平为首的黑恶势力团伙已有7人被采取强制措施,就连退离校长岗位自以为平安着陆的黄炳松也被从深圳拘了回来。同时,对于这个案子,省市县三级领导都高度关注,有关领导也已明确表态,案子详情和处决意见将指日可待,还需要网民们耐心等上几日。

  2003年,一般县城的房价也就六七百块钱,一般职工的月薪也就千来块钱。但是,一所县中的操场,县级财政一下子拨付90万元修建塑胶跑道的操场,真不愧为大手笔了。居民楼六七百块钱,校舍建设不会超过四五百块钱,也就是说当时的90万能新建2000来平米的教学楼,这足以看出当时领导的气魄。

  但是,人心无足。时任校长黄炳松和包工头杜少平,一个是舅舅,一个是外甥,从一有新建操场的意向,这爷俩就演起了双簧。

  一是新建操场校长黄炳松肯定第一个知情。一般学校新建项目,都是校长及班子成员提议,向政府打报告,政府一批复校长肯定第一个知道。舅舅知道了,干工程的外甥不也就知道了吗?

  二是一开始黄炳松不同意把操场建设包给外甥。别忘了黄校长是从剧团过来的,说话办事像戏文,为人处世似演戏。舅舅当校长,彩图诗句资料。外甥包工程,怎么样也是好说不好听。于是,先把风声放出去,树立一个“不徇私情”的样子。

  三是黄校长派出邓老师做监工,可这邓老师愣是僧面佛面都不看。邓老师当监工实属黄校长的一个挡箭牌,可这个邓老师看不出眉眼高低,认不准远近亲疏,拿着棒槌当真,只要让我管这块,偷工减料不行、糊糊弄弄不行,我不管你们谁是外甥谁是舅。

  四是再追加50万的预算。一个造价90万的工程,愣是又追加了50万的预算。明眼人一看就知道,当初之所以包下工程,就是说90万也有赚头;再说,工程施工中还有明显的“偷工减料”,那再追加的50万用在了哪里就只有舅舅和外甥知道了。

  网上说,黄校长在县城有一套房子,还在深圳给女儿买了一套别墅。要说干了多半辈子工作,又是科级干部,在县城置套楼房不会有什么问题;至于在深圳能买得起别墅,那就不是一般人物能承受得了的。难怪黄炳松的弟弟公开说:我哥哥不缺钱。

  当初,舅舅和外甥,一个在前台,一个在幕后,慷国家之大慨,疯狂敛财,草菅人命;现在,外甥和舅舅,一个在这屋,一个在那屋,临法律之大拷,胆战心惊,坐以待毙。

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2018-2021 开奖公告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